您现在的位置:2020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 学校概况 > 特色教育 > 正文内容

线下收入缩水90%留学行业绝处逢生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7-03 浏览次数:

   “目前我们线下培训的收入仅有原来的1/10,线上收入也只有过去的1/3。 ”“我们一直在为学生和家长办理退费,初中和高中阶段的小留学生很多都没能在今年走出去。 ”多所海外院校暂时关闭、准留学生们的申请进度停滞甚至被迫放弃……留学语培机构和留学中介机构们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

   不过,伴随着国内海外语言类考试线下考场的陆续开放,以及求职难带来的影响,行业仍然窥见了一丝生机。 低龄留学人数骤减“很多学员和家长都来退学费,光上周就差不多退了11万元的学费。 ”某托福培训机构的创始人吴晓亮透露,整个留学行业线下培训的收入在疫情之后几乎缩减到了之前的1/10,线上收入也只有过去的1/3。

   骤增的退课学生数是留学生人数急剧下降的一个缩影,而从留学生年龄分布来看,初中和高中阶段留学人群的下降人数更多,本科毕业出国深造的留学生人数受影响相对较小。

   “初中生和高中生出国留学,主要依靠他们父母的选择和决定,自主权相对较小;而选择出国留学的本科生大部分都是基于自身判断和考虑,父母一般都会尊重孩子的意见。 ”吴晓亮谈道。

   除了留学生人数的下降,受到疫情影响,大批留学生选择回国。 而针对这一现状,6月20日,教育部发出了《关于加快和扩大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的意见》,推出包括就业、落户等方面在内的新政策,给留学生们的后续工作及生活提供保障。 语言考试陆续恢复留学生们的归国潮和低龄留学人数的骤减给留学行业提出了新的挑战,而除此之外,雅思托福考试线下考场的大批量取消,更让留学语培机构们一筹莫展。

   针对语言考试难以为继的问题,目前美国已有8所常春藤院校取消了对SAT/ACT考试成绩的要求。

   与此同时,替代版的考试方案也陆续出炉,如ETS推出了家庭版托福考试。 对于托福培训机构而言,这是重新忙碌起来的新契机。

   吴晓亮所在的托福培训机构很早就开始了线上教育的布局,疫情期间,机构的公众号、微博等吸引了更多留学生的注意,成为疫情绝境下的“一线天”。

   大批学生的考试需求被搁置,而线上的课程学习成为他们的唯一选择,“我目前的工作量甚至比之前还要大,现在带的学生大概有200多人,以后可能会涨到300人甚至400人”。

   尽管最近人在海南,吴晓亮的工作没有丝毫松懈。 而随着国内疫情的平稳,6月29日,中国教育考试中心官方网站发布公告,7月起将开始恢复国内部分雅思、托福等考试的线下考场。

   虽然新的政策和学校要求的变化尽可能保障留学生的申请之路不受影响,但疫情的蔓延仍然让留学行业的形势不容乐观。

   在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助理副总裁兼国外考试推广管理中心总经理刘烁炀看来,疫情给留学行业带来了后置影响。

   “其实目前还不是留学行业受影响最大的时间节点,毕竟很多国外高校都在出台新的办法来解决新生的入学问题,比如一些替代性考试的出现。 但这些替代性考试被认可的时间还能持续多久,值不值得机构在这些考试上投入更多去进行研发和教研,这是需要行业去思考的问题。

   ”刘烁炀进一步表示,“一旦学生破解这些考试,考试成绩的可信度就会下降,这些影响在两三年后才会体现出来。 再加上留学通常需要提前一到两年准备,今年疫情的形势严峻,有多少学生受到影响选择放弃未来的留学规划,也值得考虑。 可能过个两三年,这些问题逐步浮现,留学行业所受的影响会比现在更大。 ”和刘烁炀的观点不同,立思辰留学的高级副总裁饶开浪认为,预备留学生的观望并不等同于留学人数将会大幅下降,受到影响最大的将会是众多小康家庭和工薪阶层,而他们正是这几年欧亚留学增长的主力军,未来几年欧亚留学市场受影响较大,但主流的留学目的国家仍在英美加。

   细分领域的机遇“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疫情对留学市场不一定只有负面影响,有可能还会带来一些利好。 在2020年经济注定要经历低谷的状况下,应届毕业生们正面临着最艰难求职季。 即使国内大学的硕士计划扩招,也很难消化这些难找工作的学生。

   在这样的状况下,研究生留学业务可能会迎来一次小爆发。

   ”饶开浪表示。 而在某些细分的留学领域,效率反而有所上升。 以艺术类为例,6月28日发布的《2020中国留学白皮书》显示,纵然2020年的申请季在较大程度上受到疫情的影响,但整体的申请人数和录取都在往年的基础上攀增。 “以美国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ACCD为例,这是一个非常难进的学校,以前一年全国所有被录取的学生加在一起超过10名都几乎不大可能,但在今年有50多名同学被录取。 ”斯芬克国际艺术教育总裁郝斌介绍说。

   无独有偶,饶开浪也表示,今年学生的申请成功率要高于往年。

   “国外的院校也考虑到市场受的影响很大,很多学生无法入学,所以主动降低了入学门槛,录取通知书的发放比例提高了,今年有很多一般条件的学生都申请到了顶级名校。

   ”郝斌所在的斯芬克国际艺术教育主打艺术类留学,在今年疫情的情况下做了OMO调整,将线下各学区的教师通过线上整合起来,为学生的单个专业技能服务。 在郝斌看来,此次疫情对学生和机构而言都是一次契机,留学行业里的细分领域开始进行专业领域内的探索,OMO模式加速了对资源的整合,让这样的深耕成效显著。

   而下一步该如何发展,郝斌表示,“希望能加快汇聚全球最顶级的资源,帮助中国培养最了不起的设计师和应用艺术人才”。

   (责编:张宏莉(实习生)、王震)。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